麻豆特辑

麻豆特辑

 虽时气之病亦多死亡,然皆治之不得其法,乃医杀之,非时气杀之也。若虫蚀则觅食头上行,而无食以充其饥,则其身上撺,口啮胃脘之皮,则若心痛,而实非心痛也。

此方用攻于补之中,不治风而风息,不治火而火亡,不治肉而肉自消,不去拳毛而拳毛自去,万勿视为平平无奇,而不知奇寓于平之中也。故伤风之后,见此等症,切勿认作阴寒而妄治之也。

其病有时重有时轻,大约遇顺境则痛轻,遇逆境则痛重,遇拂抑之事而更加之风寒之天,则大痛而不能出户。至于火息血静,用地黄丸调理三年,乃延生之善计,愿人守服以当续命膏也。

或问此等之病,既非水臌,初起之时,何以知其是虫臌与血臌也?心气一通,目自开而人自识也方用四君子汤加减用之。

木气既静,则肝中生血,自能润心之液,而不助心之焰,怔忡不治而自愈矣。不知巴戟天补心肾之火,心肾之火旺,而三焦之火更旺矣。

此时若用柴胡汤,则已虚而益虚,不死何待乎?连服三剂而呃逆自除。

Leave a Reply